黑色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黑色小说网 > 香水与星河 > 083// 他像误食了苍蝇一样的恶心

083// 他像误食了苍蝇一样的恶心

站在巴黎蒙马特高地脚下的白色广场,回头望着屋顶上那轮霓虹闪烁的荷兰风车,李非有些恋恋不舍。一晃一个多小时的演出时间就过去了,现实与梦境有些混淆。这就是让自己无限憧憬和向往的那个红磨坊吗?

尽管随着贺文锐的离开,香州宾馆的京港娱乐城早已偃旗息鼓。但几年前京港娱乐城开业时给香水星河酒店带来的冲击,和伴随这种冲击而来的羞辱感,李非至今仍记忆犹新。这让李非那颗不甘人后的自尊心备受伤害。他下了决心要在香州建一家更好的娱乐城,以一雪前耻。

几年时间来,在国内他已经考察了湖南、广东、上海和武汉众多的娱乐场所;他还借行业组织的出国考察机会,上次去了美国,这次又到了欧洲。在美国他重点考察了拉斯维加斯的娱乐业。这次来欧洲,以法国红磨坊为代表的歌舞表演场所自然是他最感兴趣的项目。

对于贺文锐为什么要离开香州宾馆,李非得到的消息是这样的。京港娱乐城开业后生意一直不错,一年下来就收回了大半投资。但职工股东们并没有因此而满足。原因是他们认为贺文锐个人从中捞取的油水太多。乐队、歌手、嘉宾、坐台小姐要想进京港娱乐城,都要向贺文锐交租子。效益本来可以更好的,结果给个人节流了。

陶自谦把股东的意见转达给贺文锐,贺文锐不能接受。他坦率地说,又要马儿走得好,又要马儿不吃草,这是不可能的。陶自谦一想也是,娱乐城占了整个宾馆二分之一的营业额,不都是他贺文锐的功劳?反过来陶自谦又去做股东们的工作。

正在双方争来斗去,矛盾无解之际,上面又来了新一波的反腐倡廉运动,歌舞娱乐场所首当其冲,京港娱乐城的生意因此大受影响。正巧外地一家四星级酒店来请贺文锐去做总经理,贺文锐一甩手就走了。在政治因素和贺文锐个人因素的双重影响下,京港娱乐城从高峰跌落下来,从此一蹶不振,直至关门。幸好在经营高峰期,宾馆把娱乐城抵押给了当地的一家银行,个人的投资没有受损失。当地的银行充当了冤大头,到最终拆除变卖时,得到的是一堆不值钱的建筑垃圾。

各位老总请注意!纷乱繁杂的街头响起了领队小吴的声音,请大家拍完照迅速到车上集合回酒店。千万不要走散。

领队,我们可以晚一点回酒店吗?李非走近小吴问。

为什么?领队小吴看李非一眼,看见他身后还站着他的同房——北京一家饭店的刘总——刘光亮。

刘光亮递话说,我们还想在周围转一转。

李非与刘光亮两人早就谋划好了,晚上要多玩一会再回去。好不容易来一次巴黎,白天看几个景点,晚上看个演出就回酒店睡觉,一点自由活动的时间都没有,太没劲。夜巴黎,夜巴黎,夜晚的巴黎真实的面目是什么样子?让他们心里充满好奇。

不行。一路和和气气的领队小吴口气生硬地说。

为什么?李非也显得很强硬。

因为我们是一个团队。小吴说,要同来同回。不能因为你们的单独行动耽误大家的时间。

不就是不能等我们吗?我们不要你们等,等会我们自己打出租车回去。李非说。

你们语不通,怎么打车回去?

我们用这个不行吗?李非掏出一张卡片在领队面前晃了晃。这是一张住宿酒店的卡片,出门时小吴叫每人拿了一张在手上,以防走失。

你们知道我们住的地方离这里有多远吗?小吴被这两人搞得头痛,他说,从这儿到我们住的酒店有十几公里!而且夜间巴黎很不安全,前不久就发生过中国游客遭抢劫的事件。这件事领队一路上像念经一样讲过多次。旅行社最担心的是客人的安全。

你帮我们把相机、手机、钱包都带走,李非说,我们两人在一起,身上不带贵重物品,应该不会有什么事。

刘光亮也在一边说,帮个忙。小吴。

小吴很不情愿地打开自己的单肩包,接受了二人委托的物品,仍作最后的努力劝说道,我建议你们还是跟大家一起回去。不怕一万,只怕万一。万一出点什么事我真担当不起。

万一出了什么事由我们自己负责。可以吧?两人边说边走开。你们一定不要耽误太长时间,要尽早回酒店。看着两人的背影,领队小吴无可奈何地最后叮嘱了一句。

这帮人真不好带,出国在外还拿自己当老总!

在红磨坊李非算是开了眼界。他们看的是首场演出,含晚餐。第二场不含晚餐,价格要便宜许多。领队征求大家的意见,没有一个人愿意看第二场。都是总经理,出来就是准备花钱的。腰里大把的美元和人民币,不花掉还再带回去不成?刘姥姥进大观园。这里可是名副其实地开洋荤。

和国内的演出场所不同,这里的演出大厅是带餐桌的。像会议室的长条桌,桌上有烛型台灯,椅子两边相对,从舞台的一端延伸开来。大幕拉开,哇!感觉就是两个字——惊艳。水准之高,艳而不俗。不让拍照,李非拿出预先准备好的纸笔,不敢拿上台面,就搁在膝盖上画。他要把舞台、灯光一一画下来。

舞台是立体的,环绕的。天上地下,台上台下,前后左右,无处不是表演舞台。在十年二十年后,中国人后来居上,把这些思想和技术演艺得更加登峰造极。

你画这个干什么?坐在旁边的刘光亮弯腰过来看。

我要把它画下来,参考参考。

红磨坊周边是夜店一条街。领队介绍说这里是巴黎的红灯区。香州也有自己的红灯区。在开放博彩的那段时间,曾一度达到鼎盛。后来屡经打击,总是野火烧不尽,春风吹又生。

有一次晨会前,不知怎么聊到了香州的红灯区。杨越给大家讲了一个故事,说江北农村有个老头,辛辛苦苦攒了一年的钱,来香州逛了一次红灯区,让十几岁的小姐给他提供了全套服务。出来后见人就发感慨:感谢xxx,要不是xxxx,我这一辈子也开不了这洋荤!引得大家哄堂大笑。

李非认为,香州有所谓的红灯区,这是事实。但有人编造这么一个故事出来,显然是别有用心。好在是时代不同了,过去一些犯禁的话,现在只要你不刷标语贴大字报,私下里讲讲也没有人把谁怎么样。

上次去美国,领队说今晚的活动只要男士参加,女士在酒店休息。领队神神叨叨的。几个女老总心知肚明,不得不服从这不平等的安排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