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黑色小说网 > 巡抚家的小厨娘(穿书) > 第48章 月亮入君怀

第48章 月亮入君怀

瓷器碎在地面,渣子四溅,王嬷嬷拧着眉头,死死盯着来人,心提了起来,扭头四处张望,抄起身边的一根木棍,咬牙切齿向舒信月和王潜两人冲去。

杀了他们,为儿子报仇!去死吧!

王嬷嬷凶狠地举起棒子,脚步快速冲来,王潜微微蹙眉,一只手固定住怀里乱扭的娇娇儿,眉目凌厉,脚下生风微动,那把跌落在地的斧头,横空挡住王嬷嬷的去路,斧柄用力打在她的老腿上。

一个不稳,头向前扑去,王嬷嬷脑袋磕着地手中的棍子失去力气滑落,白眼一翻,晕了过去。

王潜冷冷瞧着躺在地面上的王嬷嬷和万兴两人,屋子里一片狼藉,碎片木屑,被子杂乱,他锐利的视线像凌迟一样扫过两人,矜贵的眉目思虑着要给两人安一个什么下场。

“呜…”怀中的舒信月拱了拱他的胸膛,脸颊贴在冰凉的布料上,她只觉得好舒服,,喟叹一声:“好凉啊。”

王潜轻笑几声,将人打横抱起穿行在黑漆漆的院子里,舒信月脑子混沌一片,本能地想蹭蹭凉凉的东西,她感觉腾空而起,双手还搂着大人的脖子,脸颊绯红闭着眼眸,哼哼了几声。

她死死抓住冰凉的衣襟不肯松手,嘴里呜咽着,哭哭唧唧地撒娇:“好难受…”

“要抱着睡…”她完全忘记了自己在哪里,在做什么,迷迷糊糊里自己的双手被束缚住,整个人被困在一袭轻轻的薄被里,挣扎不开。

她一开始还闹腾着要踢开被子出去,眼尾滴下一滴泪了来,又被男人用粗蛎的指腹抹去,动作温柔至极,舒信月恍惚觉得自己是个小孩子,被人细心捧在掌心呵护。

深夜沉沉,舒信月闹够了,身子软下无力,昏昏沉沉抱着王潜的外衫睡了过去,脸颊还残留着药粉余韵的绯红色,眼尾桃红一片,像是被宠爱滋润后的花瓣。

王潜吁出一口气,轻轻踱步到桌边,给自己倒了一大碗冷茶,面不改色喝了下去,眼底尽是灼热的欲望,黑沉沉地瞥着躺在他床上的娇软美人,侵略肆意,病态至极。

轻纱的帐子随着晚风飘荡,时不时清扫在舒信月的手背上,带来酥酥麻麻的痒意,她紧紧地闭着眼,好闻的冷竹香气将她包围……

浓郁的冷竹香气…

夜色凉凉,舒信月扭着腰肢进了王潜的帷幔之中,他一手支着下颌,懒卷地靠在床头,只掀起眼皮撩了她一眼。

舒信月有些委屈地吸了吸鼻子,凑近男人可怜巴巴抱怨:“大人,不是说好来我屋子里的么?”

男人并不理会她软糯的嗓音,手里紧握着一卷经书,在昏黄的灯光下认真翻阅,视她为无物。

舒信月火了,一把抽开他手里的经书,扔到了床底,身子软软贴了过去,双手捧住他的脸抬高,迫使那双清凌凌的眼睛看着自己。

她心多跳了几拍,手上是滑腻的触感,软软弹弹,她撇了撇嘴:“为什么不理我?”

王潜还是那副冷冰冰的模样,眼尾挑起一个小弯弧度,有种似笑非笑的讥诮感,颗粒红痣坠在眼尾,又冷又艳。

舒信月脑子一昏,桃花眼紧紧盯着那颗红痣,捧着他的脸颊,樱唇润湿那颗红痣,男人终于不再沉默,伸手掐住她的腰肢,喉咙里溢出闷笑,俯身咬着她白玉般的耳垂喟叹道。

“月亮主动到我怀里了哦。”

天光大亮,

床上的少女猛的坐起身来,舒信月拍着胸口喘着气,额角上有一两滴小汗珠,她垂下眼眸,自己身上盖着一方银色被褥,香气馥郁芬芳,这是王潜的屋子。

她倏地掀开被子下床,穿好鞋子,在屋子里四处看了眼,没有发现王潜的身影,舒信月也不知道是庆幸还是失落,对着敞开的大门舒出一口气,想到昨夜那个难以启齿的梦,她咬了咬唇,赶忙轻盈地踏出了王潜的屋子。

舒信月回到自己的屋子时,一切事物都已经清扫干净,而昨夜的万兴和王嬷嬷已经不见了身影,床上的被褥早已经换上了新的,惟有那首诗依旧凄楚地刻在墙壁上。

她匆匆扫了眼,

柳心莹,是谁?

她脑子缓缓冒出一个疑问,洗漱完毕又换了件天水碧色留仙褶皱裙,从匆匆忙忙赶去正堂。

正堂里今日热闹得很,她刚踏入堂内,便听到一阵阵哭冤叫屈的辩解声,王嬷嬷尖利的嗓子经过一夜有些嘶哑,老脸憔悴跪在堂前。

王嬷嬷与万兴双手双脚被绑起,形容狼狈。舒信月抿直唇,冷冷瞧着两人,步伐轻盈跨过门槛。

杨县丞真是怄死了,驿站里怎么出了两个这样的害虫,冲撞了贵人,但王嬷嬷也是跟了自己十几年的老人了,又信誓旦旦坚称是误会,他心里有些考量,终归念着旧情,等待舒信月到来亲自对证。

“舒姑娘,你终于来了,昨夜没受伤吧?”

舒信月摇摇头,淡淡瞥着迎上前来蹙眉担忧的杨县丞,语气温和:“没有受伤。”

王嬷嬷恨舒信月恨到了骨子里,在散乱的头发里,透出一双饱含怨恨恶气的吊眼,黄色的牙齿在嘴里磨着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