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黑色小说网 > 巡抚家的小厨娘(穿书) > 第49章 柳心莹之死

第49章 柳心莹之死

柳心莹?舒信月瞳孔一震,是那首绝命诗上的女子,难道与万兴母子有关?

她循着堂下看去,王嬷嬷身子颤抖,老脸皱纹密布眼尾更是耷拉着,没了平日里嚣张的气焰。

旁边的万兴愣了一秒,眼球四处转动不停,抬起头直直看向王潜,眉毛拧起不解:“柳心莹?大人在说什么?我根本就不认识。”

杨县丞倒是对柳心莹有印象,去年二月份柳心莹爹爹去世后便来驿站投奔自己,当时忙于修理河坝的事情,他很少回府,甚至领了陈县令的死命令,住在了堤坝上,一住就是一个月,再回来时,柳心莹已不在府里,不知去向。

他当时还在心里纳闷,故人之女向来知书达理,怎么会不告而别,竟有如此缘故。他冷冷竖起眉毛,呵斥万兴,指着他的鼻子骂道:“你这个畜生,快快招来实情,免你皮肉之苦。”

王嬷嬷怎么忍心自己的儿子被骂,哭天喊地,鼻涕眼泪一大把流到衣襟上:“老爷,冤枉我儿子是冤枉的,那个柳心莹本来就是自己离去的,一不见人,二不见尸。”

“怎么能将杀人的帽子扣在我善良的儿子身上,这是万万不可能,呜呜呜。”

王嬷嬷哭得情真意切,喊叫中又掺了几分凄楚,杨县丞才起的怀疑之心又略微降下。

舒信月:??万万不可能,那就是最有可能。

她抿直唇,眸色淡淡觑着地上抱头痛哭的母子,挑眉腹诽:演,继续演,有大人在,待会别想逃出律法的手掌心。

亲,这边包吃包住。包吃牢房,包住牢房。舒信月潋滟桃花眼里泛起些趣味,光是脑补万兴母子被关进牢房就兴奋得不得了。

横空插进来一道平直的声音,腔调懒卷却让人不敢忽视,王潜绷紧了下颌,轻轻笑道:“你这是在质疑本官污蔑你?”

“老奴不敢。”王嬷嬷对着王潜使不出来那些装疯卖傻的手段,低垂着头,躲避王潜刺探的视线。

“不敢?本官看呢你简直是胆大包天,谁给你的胆子,杀人放火你是样样精通,哭惨卖傻你是信手拈来。”

“你在哭什么啊?”王潜一字一句顿道,话音讥诮薄情:“难不成是已经预料到本官要给你们判死刑,为自己的死讯啼哭?”

王嬷嬷和万兴的身子抖如糠塞,两人视线游移,面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,惊惧万分。舒信月视线下垂落到两人身上,正堂内的哭喊声寂静下来,杨县丞也闭着嘴不敢随意搭话。

王潜觉得还不够,他闷闷笑了声,听在舒信月耳朵里是动听的心跳乐章,但对于王嬷嬷两人仿佛在受着可怕的刑罚,不动刀也不出血,却足够让两人胆战心惊,如履薄冰。

王嬷嬷大着胆子,涎着老脸,目光灰暗:“大人,还是那句话,没有证据,我是不会认的。”

“我的儿子万兴没有错,老奴也没有错。”

说罢,她还往舒信月的方向木然瞥了几眼,王潜自然也注意到了,循着视线看去,舒信月歪头无辜不解,俏脸白生生的,脸颊颇有些小孩子气,鼓鼓的。

舒信月:你没有错,你儿子也没有错,难道是我的错?

她眼皮子抽了抽,正准备反驳,有人先她一步插了进来,淬了冰的话语如玉珠砸入盘中。

“嗤,你在指桑骂槐?骂本官?还是舒信月,亦或者两者都有。”

王嬷嬷不回话,王潜不在意地拂了拂袖子,冷冷挥手将人带下去关进牢里。

“想要证据,就安心等着。”

王嬷嬷和万兴两个人心如死灰,纷纷对视一眼,被奴仆们扯着绑手的绳子抓了下去。

大堂内一时静谧至极,杨县丞心里五味杂陈,拉开椅子坐下,望着桌上的珍馐美食,没了胃口。

杨县丞草草吃了几口就拂袖而去,舒信月倏地抬眸瞄了眼优雅进膳的王潜,他夹了一小块核桃酥饼,芝麻香炸开,核桃酥浓郁,不过有点太甜腻,他滚着喉结轻轻咽下,将饼放入碗里,不再碰他。

“你好挑食。”舒信月突然来了一句,她自己都给愣住了,其实她本意是想问问昨天的事情,结果一出口就成这样了。

她眉间几分懊恼,抬手轻轻贴了贴自己的菱唇,太笨了。

“呵,好。”

王潜淡笑一声,点头应下,筷子夹起碗里只咬过一口的核桃酥饼,认真地一口一口吃着,舒信月怕他心情不豫,又弱弱地补一句。

“不喜欢吃可以不吃。”

王潜这一回没再回她,嘴里咀嚼着甜到发腻的核桃饼,直齁嗓子眼,他惯来不爱甜食,慢悠悠抬手倒了一大杯清茶,顺着喉咙送下饼。

舒信月吃了两个甜丝丝的奶黄包子,也没了食欲,轻轻放下筷子,眼尾瞥到王潜已经把那张核桃饼吃了个精光,她心尖倏地颤了颤。

“大人,我们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?”她眼巴巴地盯着王潜,他抬起茶杯,一饮而尽,有一颗调皮的水珠顺着他冷白的脖颈而下,喉结微滑动,放下茶杯。

他淡淡回话:“你想我们发生什么?”

舒信月咬唇不回,她眨了眨眼,继而小心翼翼试探道:“那我没有对大人你做些什么不该做的事情吧?我应该很规矩的。”

她几乎把昨晚的事情都忘光了,只剩下一个旖旎色彩的睡梦,舒信月眼眸圆圆,在等着他的回答。

“规矩?倒谈不上。”

他似有若无将深邃的眸光落在她身上,直勾勾地夺取着她的注意力,薄唇轻言:“放心,本官不会趁人之危。要做一件事,就要清醒地做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