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黑色小说网 > 巡抚家的小厨娘(穿书) > 第49章 柳心莹之死

第49章 柳心莹之死

清醒地做,四个字,被他咬得很重,舒信月几乎心悸到以为这是某种暗示,她放在膝盖上的指尖不自觉揪住了裙摆,捏成一团。

“那就好,”舒信月垂眸点头。

屋子外传来一声三长两短的鸟叫,王潜收起了戏谑的神色,板着一张脸站起身,刚掠过舒信月身旁,被她拽住了袖子。

他侧目回视,凝着袖子上那只白皙软绵绵的小手,一时失了言语:“你…”

舒信月自上而下掀起眼皮瞧着他微绷紧的下颌,她缓慢地眨了眨眼,红艳艳的菱唇开合,说出撒娇似的言语。

“大人,我们这算是和好了么?”

和好?他嗤笑一声。修长冷白的指骨扯回自己的衣袖,眉目清隽缓缓道:“没有。”

而后,他扬长而去,姿态琼林玉树,潇洒决绝。

舒信月的指尖轻轻捏着的那片衣角早已经被抽离,愣在远处不知所措。

原来,那时,他说的没有下次。

是真的,不会有下次了。

舒信月眼眶有些发热,强行忍了回去,先前是自己主动推开了他,想要一些时间考虑,她不是王潜,没有一个人人惊羡的身份,也没有能力拿自己的一生加注在他身上,至少现在不能。如今人家终于想明白了,不是也很正常吗?

舒信月,不要难过。

一滴清泪猝然砸在手背上,很烫,烫到她觉得能在手背上穿出一个热孔来。

须臾片刻后,她重新擦干眼泪,眼眶红红拎着裙摆跨出了门槛,她想清楚了,既然王潜已经下定决心,她也不能总是给人家造成困扰,还是安安心心干完这两个月,回到华亭县,跟爹爹一起开家食肆算了。

今日的天气甚是明朗,庄耀在一旁的树上藏身快要被烤熟了,他见主子一来,连忙跳下树枝,拱手作揖。

“主子,有进展了。”

王潜觑着他,道:“说。”

庄耀一边站直身体压低声音娓娓道来。

昨日下午,庄耀跟着贺舟一行人来到阮然的院子里,贺舟牵着那个三岁孩童,板着一张小脸,冷静镇定地走在后面。

阮易可是嚣张得很,径直踢开了阮然的院门,大喊大叫:“阮然,我来了。”

阮然手里拎着一碗鱼饵不慌不忙地洒向池塘里围在一块的锦鲤,闻言,锐利的视线瞧向阮易,温和挂起一个笑来。

“你吓跑了我的鱼。”

“一条鱼而已,是个死物件。你的小厮可是好本事,直接拐带了我的人。呢,往后瞧瞧。”阮易比划着大拇指指向后一步进来院子的贺舟与孩童。

阮然轻轻放下鱼饵碗,目光看向了孩童,又移到倔强的贺舟身上,淡淡拍了拍手,拭去灰尘。

“一个人而已,整个阮家如今都是我的囊中之物,我身边的小厮自然也是船高水涨,贺舟想要,就给他便是。”

“再说,我这院子里确实是无趣了些,有些欢声笑语也热闹。”

阮然冲着贺舟招了招手,温和道:“过来。”

贺舟抿紧唇,乖乖牵着孩童一同站到阮然身侧,相当于有了个安全的保护伞。阮易说笑的脸瞬间沉了下来,嘴角向下撇。

“你什么意思?阮家什么时候成了你的,你这卑鄙小人,阮家分明是我爹爹的产业。”

阮然抵着唇无声笑,抬下巴示意旁边的侍卫开口。

“二少爷,你有所不知,在你得怪病的这几日,阮过已经正式让位给我们家家主了。”

“听清楚了么?”

阮然心平气和地笑着,眼底看不清神色望着紧绷住手背的阮易。

阮易一言不发,起身就离开了院子,步履匆匆,应该是急着去要一个答复,孩童应此被留在了阮然的院子里。

贺舟当晚便从孩童那里套出了话,巴巴地唤着庄耀回来递信。

还需半日,事情便可水落石出。

王潜嗯了声,微眯凤眸,抬手下令:“传信至阮家,今晚本官要亲自降临阮家,请他们全部出来侯着。”

“是。”

宴无好宴,有人要倒霉了。onclick="hui"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