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黑色小说网 > 问道于仙 > 第三十八章:暖阳

第三十八章:暖阳

陆阳生还是接过了李柔手里的米袋,并没有死撑着不要。因为他确实需要这一袋子米,在这个自己可能再也买不到粮食的小镇上,这也许是自己最后的救命粮,只是陆阳生在接过米袋的同时,不着痕迹地把妇人攥着的手掌给抽了回来,左手迅速地把手里的二十枚铜钱全部放到了妇人手里,转身就要跑。不承想妇人好像未卜先知,一下子就揪住了陆阳生的后脖领。

“小兔崽子还想跑,你再给我跑一个试试?还敢甩开你家柔姐的手,怎么?还敢嫌弃你家柔姐了?反了你了。”

李柔拽住了陆阳生,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,嘴上如同开闸的洪水,一说就停不下来了。

陆阳生嘴角抽搐,转过头仰视着这个自称柔姐的妇人,心里的万千感动到了嘴边却变了味儿,无奈地说道:“柔姐,你先松开行不,我就剩两件衣服了,被你拽坏了,我就得光着身子上山了。”

李柔无所谓地说道:“光着就光着呗,屁大的孩子还知道害羞了?要啥没啥的有啥好看的。”

李柔一边说着,一边不怀好意的上下打量着陆阳生,重点在陆阳生两腿间看了一下,嘴角露出一抹坏笑。

陆阳生愣了一下,没好气看着李柔,语气有点疑惑。

“跟害不害羞有啥关系啊?关键是冷啊,马上就又冬天了,你想冻死我啊!”

李柔嘴角的坏笑凝固了,她这才想起来,眼前的娃儿六岁就没了娘,除了自己平时也不跟人接触,怎么会懂这些男女情事呢?如果不是自己还会跟这个孩子说几句话,也许这个孩子连话也不会说了吧?

想起这个孩子的爹娘,李柔多少有些伤感,多好的两个人,怎么进了一次山就没能回来呢?留下这么好个孩子一个人活着,遭了多少罪啊,要是孩子爹还活着,他那么好脾气的一个人,怕不是也得有杀人的心思了吧?

妇人看着被自己拽着的孩子,心底的悲伤止不住地涌了出来,晶莹剔透的眼睛里逐渐有泪水凝聚。

看着李柔有些走神,陆阳生一下子就挣脱开了妇人的手心,转身就跑,可还没跑几步,就听见身后传来一个淡淡的声音。

“跑,接着跑,你今天要是敢就这么跑了,你看看我能不能追到你家去。”

陆阳生抬起的腿慢慢放了下去,只能无奈转身看着妇人,对这个人,陆阳生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。

小镇所有人都对自己避而远之,唯独眼前的这个女人,不仅没有躲着自己,对自己家所在的地方,更是好奇不已,不止一次提出想去自己家看看,只是被陆阳生和她丈夫死命拦住了,这才没去成。

说实话,陆阳生也觉得自己是丧门星,尤其这次九爷出事以后,他更加觉得自己是了,这时候哪敢让李柔去自己家啊。

见陆阳生停了下来,李柔这才满意地点了点头,随手抛了抛手里的铜钱,看着陆阳生没好气地说道。

“啧,不少啊,又进山采药了?”

陆阳生点了点头,随口“嗯”了一声。

二十文钱买那袋子米肯定有剩余,可俩人知根知底,陆阳生没说买米,李柔也没找钱,就像以前陆阳生赊账买米,李柔总是多给一样,有些事记在心里就好,说出来就变味儿了。

李柔慢腾腾地走到陆阳生身边,伸出一根手指点着陆阳生的脑袋,没好气地说道:“怪不得上次就买了那么一点米,就吃了这么多天,跟你说多少遍了,少吃点野果子,多吃点饭,现在你正是长个子的时候,不好好吃饭,回头长成一个三寸丁,看你怎么讨老婆。”

每次陆阳生来买米,都会有这么一出,他倒不觉得烦,甚至还有一点享受这种感觉。

陆阳生稍稍后退一步,不让李柔点着自己,李柔愣了一下,以前陆阳生可没有这样过啊。

“柔姐,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来买粮食了。”

陆阳生有些委屈,也有些不舍,可话还是说了出来。

李柔不可思议地看着陆阳生,火气一下子就涌了出来,只是很反常的没有骂人,而是语气黑着脸,尽量平缓着语气开口问道。

“说说吧,为什么?别跟老娘说什么又有人愿意卖你粮食了的屁话来糊弄我,小镇上的破事儿老娘比你清楚。”

陆阳生不想骗眼前的这个人,只能颤抖着声音说道:“姐,我每回来你家,你家生意都得差好几天……”

陆阳生刚说到这儿,立马就被李柔打断了,李柔怒气冲冲地说道:“放你的屁,生意好不好关你啥事?老娘是开粮店的,饿不死自己,那些人想买就买,不买就饿着去,你操心这些干吗?”

陆阳生也不急,等李柔说完了话,这才继续说自己的。

“最近发生的事情你应该听说了吧?以我现在的名声,再来,你家还能开门做生意吗?”

李柔奇怪地看了一眼陆阳生,好奇地问道:“你已经知道了?不对吧,谁会跟你说这个啊?”

陆阳生低着头,身形说不出的落寞,看得李柔又是一阵心酸,眼泪差点掉出来。

“没人跟我说,是我猜到的。”

李柔知道陆阳生聪明,能猜到点什么很正常,何况自家男人刚刚确实有点不是东西了。她也不知道怎么安慰这个孩子,毕竟她只是听到了一些只言片语,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。

李柔忽然伸出一只手,摸着陆阳生的脑袋,轻轻问道:“能跟姐说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不?你是怎么跟刘麻子那个混蛋扯上关系的。”

陆阳生摇了摇头,没说话。

不是故意要瞒着李柔,而是九爷的事情李柔不适合掺和进来,就李柔的脾气,知道了事情的原委,肯定会给自己出头,到时候李柔家会有很大的麻烦,而且。。。有些事情,陆阳生必须去做,哪怕明知道会死人。

有些人该死。

可这些事情陆阳生不打算跟李柔说,她更加不能掺和进来了。

想到这里,陆阳生赶紧停了下来,毕竟在李柔面前想那些阴森诡谲的事情,跟在爹娘面前计划干什么坏事是一样的,容易亏心,更容易露出马脚。因此陆阳生连忙转移话题,抬头笑着对李柔说道:“姐,跟你说个好消息,我可能要去外边了。”

李柔一下没反应过来,歪着头奇怪地问:“外边?”

“嗯。”陆阳生点了点头,开心地说道:“对,外边,小镇外边,我知道怎么走出小镇了。”

李柔听到这里,忽然激动起来:“不行,你不能出去,你才多大啊,怎么可能走得出大山?况且在小镇还有我照顾你,到了外边你不得饿死?”

看着为自己担心得快哭了的李柔,陆阳生心里暖暖的,有那么一瞬间,陆阳生都想放弃外出的想法了,可一想到自己的处境,陆阳生只能咬咬牙,放弃留下的想法。

“姐,我必须得出去,放心,在外边没人知道我的身世,也就不会嫌弃我,说不定我会过得更好。”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