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黑色小说网 > 问道于仙 > 第八十五章:意外来客

第八十五章:意外来客

陆阳生跪在父母坟前,把自己这些日子的谋划给说了个一清二楚,他看着父母的坟头,低声呜咽道。

“爹、娘。我一开始没想让李阿牛他们去死的,我就是想给他和刘麻子一个教训,毕竟……毕竟自从爹娘走后,除了李柔姐和族长爷爷,九爷算是对我最好的那个人了,我不想九爷因为我的一个不小心,就这么不明不白地被人给害死了,我想亲手给九爷讨一个公道。呜……”

“我也没想到,李阿牛居然会找到我藏着你们牌位的地方,我明明很小心了,我真的没想到……阿娘,我还把你给我做的小虎鞋给弄丢了,我已经什么也没有了……”

陆阳生低声哭泣着,在这个荒野坟地,如同一只无家可归的孤魂野鬼。

在这无边的夜幕中,陆阳生感到了无尽的孤独和迷茫。

“爹、娘。我是不是真的错了?我是不是不该算计李阿牛和刘麻子?如果他们没死,那咱家是不是也不会被烧掉?你们的牌位也会好好的,李阿牛他爹娘,也不会因此没了孩子,是不是……是不是只要我放下了,这一切都会有一个好的结局?”

此时此刻,他真的后悔了。

毕竟这么多年以来,他吃过不少苦,也受过不少罪,但是好像只要他退让一步,所有的事情都会风平浪静。到头来除了委屈了他自己以外,好像就没有人受到伤害了……

可是……可是……

只要陆阳生闭上眼,九爷去世前的话就会涌现在他的脑海,让他无论如何也忘不掉。

九爷的死,就像是陆阳生的心魔,它一点一点地啃食着他的理智,驱使着他布置了这个针对李阿牛的绝杀之局。

九爷的死,刘麻子的偷,李阿牛的狠,再加上李大江的绝望……所有的事情在陆阳生的脑海里炸裂,让这个十二岁的孩子完全没有了判断能力,混乱之中,甚至就连他体内的灵气都有了暴走的迹象……

灵气暴走,就是修真界常说的走火入魔。在修真界,一旦有人发生这种情况,若是处理不当,轻则仙路断绝,彻底沦为凡夫俗子,重则灵魂碎裂,重归天地本源,再无来生来世。

面对此时的危机,先不说陆阳生本就是修行界的野路子,没人跟他说过面对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,再者就算是有人跟他说过,以他此时混乱的心境,也根本不可能有效地控制住暴走的灵气。

也就是说,若是再无人帮忙,那陆阳生将必死无疑,而他本人对此却一无所知。

“小哥儿,在想什么呢?”

在此危急时刻,一双手忽然拍在了陆阳生的肩膀上,一下就拍散了陆阳生体内已经暴走的灵气。

陆阳生根本不知道刚刚在他身上发生的事情,他抬起头,迷茫地看着身边的男人,等看清了来人,在片刻的愣神以后,他的眼中闪过一丝慌乱,随即被他强行给压了下来。

“道长?你来了多久了?”

来人正是江归凝。

江归凝神神秘秘地从袖子里摸出一个泥疙瘩,笑眯眯地说道。

“我是跟在你屁股后边来的,你说我来多久了?”

听到江归凝这么说,陆阳生的脸色刹那间变得一片苍白。他低着头,颤声问道。

“这么说,我刚刚说的事情道长你全听见了?”

“对啊,全听见了。”

江归凝没有遮掩的意思,大大方方地承认了。那语气,不像是刚听过了一起惊悚的谋杀,而是在问陆阳生今天吃饭没一样。

说话的同时,他轻轻敲了一下刚刚拿出来的泥疙瘩,泥疙瘩表面的泥土瞬间脱落,露出翠绿的荷叶,一股沁人心脾的香味从中传出。

即使已经饿了一整天了,可是陆阳生并没有被烤鸡的香味吸引。在听过了江归凝的回答以后,他小声地说道。

“道长,你不害怕?”

江归凝愣了一下,奇怪地问道。

“害怕?怕什么?”

听着江归凝这无所谓的语气,陆阳生猛地抬起头,两团灵气在他拳上若隐若现。他用一种极为狂暴的语气说道。

“我杀人了你知道吗?就在昨天和今天,两个人间接死在我的算计下……”

说着说着,陆阳生眼中逐渐有泪水流出,浑身的戾气慢慢消散。他瘫坐在地,再没了刚刚的气势。

而江归凝就好像没听懂他在说什么一样,依旧自顾自地在那忙活着。就这么一小会儿工夫,他又从袖子里拿出一只破碗,摆在烧鸡前边,从自己的酒葫芦往碗里倒了满满一碗酒,然后又顺势从怀里拿出三支清香,双手持香,轻轻一抖,三支香就被他同时点燃。

看着江归凝这无所谓的样子,一股无名火在陆阳生心中猛然燃起。即使他的理智一直在提醒着他,所有的事情都和江归凝没有任何关系,可是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。

眼看着江归凝一直在忙活着自己的事情,根本没有搭理他的意思,除了愤怒以外,一种深深的落寞忽然充斥着陆阳生的内心。最后鹿,他叹了口气,摇摇晃晃地站起身,就打算回去了。

至于江归凝会不会把他的事情告诉别人,陆阳生已经不打算去想了,毕竟,他在小镇已经很不受人待见了,情况再坏还能坏到哪去?

“等等。”

可是就在陆阳生转身的时候,江归凝忽然叫住了他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一只手就抓住了他的脑袋。

“走啥走啊,来,先给你爹娘磕个头再说。”

话音传来的同时,头顶也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,让他不由自主地转过了身,然后膝盖就被人顶了一下,他也就顺势跪在了地上,脑袋被人一压,在地上重重磕了一个响头。

这一下过后,陆阳生只觉得脑袋晕乎乎的,可是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又是一股巨力传来,同时传来的,还有江归凝的声音。

“二叩首。”

这一下刚完事,就又是一次。

“再来一个吧你。”

三次完事,陆阳生的脑袋已经彻底晕乎了,他晃着脑袋,只觉得天旋地转。

停了好大一会儿,这种眩晕感才慢慢消失,他愣愣地看着江归凝,不知道他在唱哪一出。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