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色小说网

繁体版 简体版
黑色小说网 > 清穿:斗倒德妃,本宫好孕做太后 > 家中有喜事

家中有喜事

皇帝周围的低气压已经维持了七八日,梁九功这些天一直绷着一根弦,吃不好睡不好。

所有人都没意识到皇帝有何不妥。

可谁知道在这每个夜里万岁爷躺在空空的御床上,睁着眼睛一动不动,一呆就是大半宿。

中间来查看皇帝睡眠情况的小太监,第一次见到时差点吓得叫出声。

梁公公对小太监下了封口,可这种情况持续了好几天。

他可不能再让皇帝这么折腾自己,哪怕被打一顿也要向皇帝主子进了。

这天黄昏,原本晴空万里,忽然狂风大作,卷起了尘埃,飘零了春花,紧接着豆大的雨点噼里啪啦打在屋檐上。

正在练字的皇帝桌面上无数张“忍”字,张张力透纸背,锋芒毕露。一下子被这阵莫名其妙的风吹落了一地。

康熙明显愣了一下,紧紧攥着狼毫,抬头看到窗外昏黄的天空。

眼睛里满是矛盾的挣扎,痛苦的抉择。

倏地,他一把丢开笔。

离开书案,冲出殿门,丝毫不顾及越来越大的雨,连伞都不打就要往外走。

“皇上皇上”,梁九功意识到终于发作了,急忙抓起小宫女递来的油伞跟了上去。

出门时没忘了安排好小福子把皇上的御笔亲书收好,谁都不能看到!

康熙对身后的众人不管不顾,就在风雨里中大步流星,健步如飞。

走着走着,一向少年老成的皇帝竟小跑起来。

梁九功上气不接下气。看到前头的皇上跑动的背影,他似乎抛开了一直束缚着他的什么。

带着一股一往无前的气势,进了太皇太后的慈宁宫。

大清的定海神针,后世尊称的孝庄文皇后——博尔济吉特·布木布泰,已经得到通报,皇上正冒雨向着她这里赶来,似有重要的事情相商。

已经让人准备好干衣服,姜汤,生怕孙儿着凉染病。

她的儿子福临一辈子让她操碎了心,唯一欣慰的就是给她留下这么个好孙儿。

她是实心实意的疼爱那个孩子!

虽说为了让玄烨尽快成长成一位合格的君王,有时她是严厉了些。可根本上,太皇太后还是个心疼孙儿的好祖母。

康熙大步跨入慈宁宫,这条他走过无数次的路,这回他走的异常坚定。

到了皇祖母的面前,二话不说,扑通跪倒在地,一个头磕在地上!

太皇太后被他唬了一跳,知道这是有大事了,一个眼色,身边的人迅速退去。

燃着檀香的香炉吐出丝丝青烟,又渐渐升高消失了痕迹。

祖孙俩一个坐在榻上,一个跪伏在地。

苏麻喇姑和梁九功,也是给这世上最尊贵的两个人留足了空间,退到了外间。

这距离听不清具体交谈的内容,但里面主子叫人,两人也能及时上前伺候。

“皇帝……”

太皇太后还没将自己的疑问问出,康熙就已经直起上身,“求皇祖母成全,我,我要接她进宫。”

一双眼睛亮的吓人,嘴唇却能看出轻轻颤抖。

祖孙俩相依为命这些年,自是极为亲厚,私下里皇帝也不在抚养他长大的皇祖母面前称朕。

太皇太后历经三朝,大风大浪见过无数。

这时也是拧起了眉头。

她略微一想,便已知道她是何人。

心中轻叹,也许这就是玄烨这孩子的劫数。

爱新觉罗家的男人都是情种。

她的公公,她的夫君,她的儿子……

现在轮到她兢兢业业,悉心培养的孙儿。

都是命!

“皇帝,她已经嫁人了。祖母当年并没有反对,是你们没有缘分。”

玄烨膝行两步,带着希冀的声音响起:“皇祖母,她那夫婿已经没了三年。现在两家已经和离!”

“我,我以为我忘了。这么多年我都没提过,我是怕如同当年父皇那样让您失望。皇祖母,可您可否知道,得知她定亲的时候,我,我恨不得杀了他要嫁的那人满门!”

康熙想到几年前的无奈退让,依然怒火中烧,眼睛红的滴血。

“可我知道,我不能,我是皇帝!

我有万民社稷,有祖宗荣耀,要担负爱新觉罗帝位的延续!

那时鳌拜跋扈,四辅臣各怀鬼胎。

我知道我亲政不久,朝廷内外人心浮动。我知道满朝文武等着看我这个小皇帝的笑话。我不敢做错行错一步。

而她只是个小女子,我不能因为她,因为她做一个皇帝不该做的事情……”

康熙抓着皇祖母的衣角哽咽快要说不出话。

太皇太后坐在上首,也是回想到那提心吊胆战战兢兢的几年。想起他们祖孙俩受的苦,也是一声叹息。

福临为了董鄂氏那个女人,置这万民江山于不顾,置她这个亲额娘于不顾,置玄烨于不顾。

那个女人死了,他连皇位都不要了!

那时玄烨真正才六岁啊,就这么丢给她个老婆子。

玄烨是个多好的孩子。

他比他的阿玛强,他的心里始终没有忘记他的使命,他的责任。

他肩负的太重,那么瘦弱的肩膀担这着江山,有谁又能真正理解体会他的艰难。

玄烨从小便被她耳提面命教导如何做个好皇帝。

可权力从来不是温情的!

为了江山社稷,他放弃了。他不再提起了。

她以为这么多年后宫莺莺燕燕,环肥燕瘦使他忘记了。

如今知道原来不提不是放弃,那是他的念念不忘啊。

太皇太后下榻,扶起孙儿,如小时候一样牵着他的手。

小手已经变成宽厚修长,骨节分明。

她的玄烨长大了,她老怀甚慰。

引着皇帝坐下,太皇太后爱怜的抚过他的脸。

“玄烨啊,祖母知道啦。你回去吧,祖母会把一切安排好。”

自康熙亲政以来,他的皇祖母顾忌他的威严,已经很久没有如此亲近的举动了。

皇祖母的手还是那么干燥温暖和小时候一样。

她老人家当年就一直这么拉着他,护着他,推着他走上九五之尊的位置。

现在,她老人家早已不过问朝政,安享晚年。

在他需要的时候,祖母还是最懂他。

康熙用袖子抹了把眼泪,孩子气的露出大大的笑,又给了老太太一个熊抱,一个劲的谢恩。

太皇太后看着孙儿开心,也是哈哈笑着拍他的手。

不就是个女子,就是天上的仙女儿,她也要给他的孙儿寻来!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